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那是我所见过的 最像Harold Finch的人吧

你说过你要走了,你下定决心绝不回头了,你刚刚和自己说绝对不会再插手绝对不会再听再看了。可是你看到曾拥有你所见过最美好的笑容的他们此刻又颓又沮丧,在你面前卸下所有向外的防备,毫无保留地说那些让他们伤痕累累的事。于是你又停下了,你还是忍不住抬手轻轻揉揉他们的脑袋说:“没关系了,我在了,我来吧。”
你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你不忍心看到你的那些理想主义的充满憧憬和热情的少年们被那些本不该由他们承担的不堪的事情击垮。你还是想看他们笑,你宁可这一切都由自己来面对来承担也不愿看到他们疲惫又沮丧又难过的样子。
友人说:“你不要再管这些事了,他们自己能解决好的。”可是你又怎么放得下心呢?你才走开这么一会儿他们就被重压...

折杨柳

—折杨柳—

暑假刊昨天送印了。在我的电脑对着PDF卡机无数次,为洋与他出bug的PS和老是不更新置入文件的ID捉对厮杀n回合之后,暑假刊PDF终于送印了。而我的主编工作,也随着它的送印落下帷幕。下次再见面,就是十一月份的校庆特刊了。

本以为退休时要说的话在暑假刊的主编寄语就能说完,再不济校庆刊卷末也能补之一二,然而东扯西扯了半天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字数就蹭蹭蹭往上爆。一提起三叶虫就觉得自己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不受控制地溢出来,不加选择不假思索,巴不得什么都说。

回想起来这一年,我的计日概念几乎是和三叶虫牢牢扣在一起的:要出新刊了、要见到小朋友们啦、今天是文编截稿、审稿完成、美编截稿、该出PDF...

_五月底为了一期古着特别策划去拜访了匿流。

是午后的一场拜访。铺子大小刚好,堆满细碎的小物件和缤纷色彩,还有在沉睡的时间。所有东西被精心收拾,擦得干干净净,摆在看得见的平面上。爬满爬墙虎的蓝色店面独立在夏天午后闷闷的阳光里,推门进去感觉一下子会被收藏的满足感包围,舒适、奇特、永恒,仿佛童话里森林动物住的小窝,柜台后面的漂亮小姐姐就是头戴折边软帽、会做果酱塔的魔法师。

我和阿瓷悄悄去,没有和做采访的小朋友同一拨。我们俩在并不很大的店里大抵磨蹭了有一个多小时舍不得走。

阿瓷在特价区翻到一枚耳夹,不成对了,坠子是一只金色的舞鞋。

我们找到P9上图那好厚的一本当年的时尚杂志 ,男装女...

_部聚与火锅

_老干部们与小朋友们第一次见面就能聊得很投契,一个梗你抛我接笑个不停,大概也是一个部门的默契吧。

文颖会捞上来一大堆菜之后转头问旁边的紫越要吃哪个,

瑾瑾zang玮航还是一言不合就在饭桌上默契开车伸出一根颤抖着的食指指着对方作吃惊状“是我想的那个吗?”“是你想的那个吗?”的三个人,

月亮的毛肚总是长脚离开她的筷子然后在锅里翻滚到发硬之后迎来zang的质问“谁的!谁的毛肚!”

天天举着筷子“我要吃肉肉!我要吃鱼鱼!”

玮航的忧伤是“刚刚那盘肉我一块都没吃到就没了。”

吃完一轮我问大家饱了吗,看到阿壳渴望的眼神的那一刻,我投降:“再点!”

秋露负责温婉动人和吃吃吃,是...

_把昨天美貌的冰淇淋们都存一下

   瑾瑾喊月亮,说你别动。月亮吓一跳,拿着勺子的手僵在半空中。瑾瑾二话没说面不改色伸长手臂在月亮的冰淇淋杯里挖了一勺蓝莓吃。

   月亮:?????

   我们小仙男天天的“心花怒放”都吃完了,我和阿壳和zang还在可怜兮兮地等着我们的“心花怒放”。

   然后它被那个戴眼镜的呆萌服务生小哥手一抖头朝下扣在了桌子上

   然后小哥经历了扎心三问:“是你吗?”“怎么办?”“你是不是要被扣钱了啊?”...


_少年的手

_我想这大抵是骨节分明修长温柔如春风的手,也是足以举剑斩春风的手了

     昨天下午和我们小仙男去学校翻过刊找资料。下午去的时候办公室就我们俩,他和他那个无比好看的好兄弟聊QQ,对方发语音消息,小仙男就开了声音不太大的公放。

      虽然很早就听过这个好看的小朋友讲话,但是,当他的声音穿过沙沙的电流,在闷热午后的安静办公室里响起来,云层闷厚地堆叠,外面的云影明灭正巧在教学楼上游走的时候。

      啊,啊,啊,什么叫人形自走低音炮!啊!啊!啊!

   ...

突然想起很多和朋友交往中的小事。

想到昨天下午去团委找资料,因为早晨补课中午在外面写作业所以我杂七杂八的东西带得多,又是移动硬盘又是伞又是手提纸袋的还兼走的时候要掏钥匙锁门。我又是一个经常蒙圈的人,所以我就开始忘事儿落东西。直到我背上包拿着伞把团委门锁好,然后我的小仙男把我的纸袋递给我的那一刻我都忘了我还带了一个袋子。但是他真的超细心一路帮我记着带着,等到我手空了闲下来了再递给我。包括之后在车站等车,看我掏东西很不方便,他就很自然地接过我手上的东西帮我拿着,等我收拾好了再递给我。

哎。

去年夏天在夏令营里遇到的台湾学弟洪宇轩也是这样。我们刚刚认识都不熟,但是全组只有他会很认真听我说话,冲...

1 / 12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