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昨晚和老大聊天的时候忽然想起来的一个镜头,连同一些相关的小事一同记在这里:

       我部小仙男的好机油是一个和我们小仙男一样好看的男孩子。但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风格的好看。他面庞棱角更分明,侧颜有如雕塑,线条却还显得柔和,清朗俊秀,形容倒是真的酷似青年演员秦俊杰,眉眼英气刚毅里还带着少年的柔软,庄肃坚硬如巉岩坚石却没有经历太多风雨年岁而留下的沧桑,眼睛里若非含着带点少年人的昂扬和玩世不恭,又分明满是情意的笑,就是专注又执拗的明亮。是了,是非常、非常少年感的面庞和眉眼。

       那天我们部门老中青三代坐在一起聊天,莫名谈到这个男孩子,他是小仙男的好朋友又是社团里我的继任者,我就顺口跟老大说了一句“这个男孩子特别好看”,老大就好奇,于是我们仙男给她翻照片。翻到一张社巡时候的照片,画面上的男孩子双手交扣在身前,头上被人开玩笑地夹了一只小黄鸡的发夹,高高瘦瘦顶天立地地站在手机摄影的画幅里,脸上是带着戏谑却又显得温软好脾气的笑容。我老大目不转睛数秒,移开视线,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捂住了脸。

       昨天忽然想起的是体育节前的某个下午。四月还有点凉的天气,因为连绵雨水而有些昏暗的天色。他们班在教学楼二楼平台练跳绳。我忘了那天因为什么事穿过平台又折返,路过他们班队伍的时候无意一抬头,那张有如雕塑的侧脸就在我眼前很近很近的位置。他作为摇绳者,一手牵着长绳,在队伍前面站得笔直,挺拔有如一棵山中乔木,嘴里含着一枚银色金属哨子,示意班级同学集中注意力,一句话没有说,只是重重地吹了一声哨,眉头一皱一挑,我只觉得瞬间风雨满山川,一道惊雷直直劈到我心头。

      啊,不得了。

      老大说,这就好像她当时看到我拍的那张我们仙男的照片一样的感觉。

       我说,是啊,就好像班班有歌声比赛那天我在后台帮忙组织领奖者排队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忽然看到我们小仙男一身西装从黑暗里走出来一样。迎着光走过来的少年,一点一点被光照亮,脸上还带着因为局促、紧张而格外认真的神情。我此前是向来不信这种画面会出现在生活里的。

      没有办法在很多同学能看到的地方写这些,因为真的无关风月,也不是为了写给任何人看,也不想被曲解被当做谈资。

       人生中总是要有一两个这样的瞬间的。一两个,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 ( 1 )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