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群星夜奔(二)

*阅前说明与(一)

*依然冥顽不灵地写着………………

-----------------------------------------


(二)

一刻钟前,代号“青峰”的行动组特工张豫山成功潜入清源技术公司的高层办公室,找到保险箱所在位置,掏出解密仪往密码盘上一扣,不费吹灰之力让保险箱乖乖弹开了门。可在保险箱里的一叠各种纸质各种包装的文件中,他却没有找到标着正确序号的那一份。

“保险箱里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吗?”靳宁杉发问。

“嗯我看看,没有钱。”张豫山单膝跪在保险柜前细细翻检,“一堆我看不懂的合同,一个硬盘……”

靳宁杉与乔钧霆对视一眼,宁杉率先开口:“我们拿到的号码会不会不是文件序号,是硬盘序列号?”

钧霆习惯性地按了按耳机,视线转回主屏:“青峰,你有带我给你的读卡器吧?”

“当然有。”小伙子把西装外套一掀,面上笔挺熨帖的西装内里却暗藏乾坤,内袋里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插着一些备用工具,让他看起来像一把人形瑞士军刀。

“行,你把读卡器——额,读盘器,插进硬盘去。”小伙子听着这位技调部魔术师的指挥,调整合适的USB接头,开始读盘。

与此同时,一连串数据在技调部大屏幕上开始闪现滚动,乔钧霆敲击键盘的声音有如一曲灵活飞快的踢踏舞。

“已确认,序列号吻合。开始拷贝。”

大屏幕上弹出的长进度条开始缓慢但平稳地被填满,乔钧霆开始在耳机里读秒。可还没等宁杉开口笑他,耳机里接进另一条线路:“疑似任务目标出现。”

是在清源大堂休息区蹲候已久的“关雎”关山越。

宁杉与钧霆面面相觑:“怎么比预计时间早了这么多?”

小姑娘显然也没料到目标出现之早,原本懒洋洋瘫在沙发上的她在目标出现的一刹那马上坐直了身子进入任务状态。“老总回来了,还跟了一堆人,估计还有交易对象。”她继续汇报,“青峰怎么样了啊?他搞定了吗?老总队伍要进门了,我要倒数他们与电梯的距离吗?”

“不,不了吧。”宁杉下意识一哆嗦,耳机切至青峰,“听到刚刚关雎说的了吗?老总提前回来了,你要火速清理犯罪现场,然后跑路。”

不用面对面宁杉都能想象此刻张豫山满头的问号和感叹号。耳机里乔钧霆还在继续读秒,这成功给了张豫山一种度秒如年又大限将至的漫长感和压迫感:“还有四十五秒,三十秒。”他开始扫描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确保它们和他进来之前相差无二,同时开始恢复保险箱原状。而老总队伍正在一楼电梯间前等楼层数字降落,一个助理模样的西装男走向休息区一侧拉住一个同事说着什么。

“就他啦。”关山越捏着手机早就跃跃欲试。她点开手机桌面上一个程序——这是技调部部长卓非的手笔——屏幕上翻出酷似科幻类游戏的界面,接入对象信号之后,界面上解密圈开始转了起来*。

当关山越手机界面里的解密圈停止旋转,闪现“解密完成”时,老总一行人走进了电梯。

“十,九,……”豫山环顾四周开始思考可能的退路,“三,二,一,零。”豫山跳起来,拔下读卡器揣进内袋,硬盘复位,保险箱重锁、复位,一气呵成。“走廊监控恢复。”凌宇轩同步汇报进度。乔钧霆一边眉毛竖了起来:“人已经在走廊上了,青峰,找其他退路。”

长手长脚张豫山敏捷地翻窗落地闪身移位,贴在大楼外侧的同时,乔钧霆指出一条撤退路径。张豫山真的非常感谢这栋楼不是光滑的玻璃幕墙设计,至少还有外墙上有一定宽度的装饰性凸边可供他飞檐走壁。而他贴心的老大亦在耳机里提醒他:“别乱低头。”

“头儿,我没事的,现在已经不恐高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但宁杉还是捕捉到了一丝轻微的颤抖。此时张豫山也开始庆幸这面外墙对着一条刚刚开通没多久的次级道路,行人寥寥,至少此刻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人疑似悬在大楼外墙上这样的骇人景象。

他沿着耳机里钧霆的指示一路降落,来到悬崖绝壁——钧霆口中那个“也许会充满垃圾但是还是可以借个道”的停车棚顶棚意外失约了。

“啧,”宁杉托腮盯着大屏幕,“你们的数据库更新不及时啊。”

“并没有!他们不会是昨天刚拆的吧!”乔钧霆伸手狂扒自己的头发,“青峰,评估一下你的距地高度。”

宁杉非常护崽地拧眉:“你干嘛,你要让他直接跳吗?”

耳机的另一端沉默了片刻,豫山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起来郑重又端肃:“钧霆,你愿意照顾我的下半生吗?”

乔钧霆呛了一口水:“你等等。”

 

而另一边,代号“自由人”的技调部部员王睿昊在关山越的手机同步拷贝系统传回的内容中飞速翻检着可用的信息,敲下回车键的同时,关山越的耳机里也响起了这位务实的技调部同僚的声音:“关雎,对应密码已生成并传到你手机里了。”

“好喔。”关山越应了一声,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时却见一位拿着宣传册的衬衫男向她走来:“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别紧张,是你百无聊赖在休息区坐太久了大概。”靳宁杉说道,“估计想拉你买个什么产品。”

关山越跳起来,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指着空气,人畜无害地眨了眨眼睛:“啊,那个,请问洗手间在哪里呀?”

“那个方向,直走右拐,有标识的。”

关山越拖长了声音了然地“噢”了一声,活泼又欢快地踮了踮脚:“谢谢啦。”临走前还附赠一个眯起眼睛的灿烂笑容。

衬衫男目眩神迷。

 

在屏幕显示关雎所佩戴的四号摄影头上线的同时,青峰也等到了被自家组长派来接应他的“临安”徐芷川。他从滑索上下来的时候不禁热泪盈眶:“啊!谢谢临安前辈出手相救!头儿我就知道你比较靠谱!”

“青峰同志,我也听着呢。”乔钧霆敲敲耳机,很是受伤。

“你连我的下半生都不愿照顾,再见吧再见吧。”

“?????”


-------------------------------

*此处设定参考POI

评论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