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2016.11.27-2017.12.17
我的这一年,真的结束了。
知道换届名单出来的那几分钟信息量太大,我感觉自己坐在电脑前被各种感觉和信息淹没,来不及思考。
一两个小时之前,我的小仙男还在问我新的人选应该怎么挑,有几个人他拿不定主意,我还在唠唠叨叨地教他。然后老部长们的养老小组里发了换届名单的推送,突然,就都结束了。
我在部门群里说,向我们的小部长们问好啦。
我说,我的使命结束啦。

其实应该要是很轻松很开心才对,终于卸下了沉甸甸的担子,终于不用再操心那些惊吓和意外。可是突然又有那么一点点悲伤。
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告别,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了。

早晨刷空间刷朋友圈一排下来都是老部长们转发新名单,宣告退休,刷到最后看到卓部长的一条朋友圈:
“列表信息流:退休。”
突然就忍不住笑了。

大概自己总是习惯性赋予生活太多仪式感,总是希望一件事要明明白白地开始,明明白白地结束,以至于当一件事不明不白地结束了之后,心里总觉得缺了一块什么。
对自己部门的表白说过很多次,但是始终没有来得及告诉另外的一些人,我真的很怀念很惦记和你们一起工作的那些日子。
是的,你们。

朱天心在《三十三年梦》中写到两位如今已走上不同人生道路的旧友,依然笔触温暖,她说,“我真感激,我见过他们最好的时候,我见过最好的他们。”

而我所认识的这些前程似锦的少年人们,我不敢说此刻便是他们最好的样子,但我见过他们为一件事热忱投入,为一件事全情付出,我见过他们专注于一件事的奔走或者思考,皱着眉头一定要争取出一个结果,在这个凡事都可以被消解意义的时代他们还觉得一些事情不可以“无所谓”不可以“没关系”不可以“不要管了就这样吧”,不敷衍地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地一起做一件事。他们在我眼里真的特别特别美好。

我真感激,我见过这样好的他们。

他们是我的无言感动和绝对炽热。

记得17年社巡结束后有一次和生活部部长飞扬聊天,飞扬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真正让我们怀念的可能真的不是这些活动本身,而是和这样好的一群人一起配合着完成这个活动。”

我还没有很正式地和你们说过告别,我还没有来得及和我遇到的这些人说一声感谢说一声再见。
我说,和大家共事的这两年,我很开心,是真的很开心。

评论
热度 ( 2 )

© 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