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你知道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合群。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太知道了。你当然想过,也许自己只能适应人数小等于二的交流与相处,但你想了想,记起你和过去的一位朋友,生活轨迹逐渐分开之后你们就少了联系,你不太会维系一段关系,不太会主动联系。曾经多亲密,可你居然在心里一点一点疏远了对方。可见你不过就是一个冷酷自私任性还寡情虚伪的家伙。
世上好人很多,可是彼此合拍的却很难找。不触及原则底线的相处方式差异都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只是,不合适。
也许其他人都没有在意这种不合适,可是龟毛如你偏偏就很介意——它没有让任何人感觉不舒服,可就只有你适应不来。你斤斤计较,你幼稚无比,你没有办法在相处得并不舒服的一段关系中待下去。明明就是你自己划开了界限,拒绝了他人的好意,把他人远远推开。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啊?你的方枘圆凿,都是你活该。 ”

“你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样方枘圆凿的时刻,你受尽了它的折磨,决定躲开,决定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地方去。可在这种强烈的孤独之中——不是因为「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引发的孤独,而是当你在麦当劳的音箱里听到一首喜欢的歌而欣喜若狂抓起手机却发现没有人可以与你分享这种欣喜若狂的时候;是你委屈难过得不得了的时候却没有人能理解你到底为什么委屈为什么难过;是你在晚高峰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还散发着烟味酒味的公交车上动弹不得甚至还要被人无礼推搡的时候,所有能让你觉得安慰的人都不在你左右;是你想要哭想要崩溃的时候没有一根稻草可抓——你总是忍不住想念寥若晨星的能与你波段匹配的人。
可是在这城市里,哪有那么多允许你停下来哭哭啼啼的时间,哪有人必须是你永远的英雄,要求随叫随到无时无刻。就像你无数次想说什么,环顾四周之后却默默把话咽下去,你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硬着头皮往前跑,不回头地,忍着泪咬着牙地跑下去。”

评论
热度 ( 1 )

© 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