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陪母亲去乡间赴一位远亲的喜宴。偶见路旁一栋老屋,勉强辨得清破落墙上近乎消失了的字迹图案,大约是来自那个狂热的、 恐怖的、失去了理智的年代,竟至于沉默伫立良久。
        路过的村民有些不解我何以久久盘亘,拿着手机对着这屋子拍了许久,徘徊了许久。对他们而言这不过是上个世纪留下的破落老屋,残垣断墙,荒草离离。一侧贴满了花俏俗气的广告,身旁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侧深居高墙,半掩在南方城市冬日里依旧苍翠的树木和几枝枯条中,无人问津。老屋外起了一圈遮去其一半的红砖墙,只留下一道整齐的豁口,正对着一扇紧闭的斑驳的木门。豁口下的坎儿起得不低,想翻进院里,也是不易的。
        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它。但老屋子会说话啊,它坦然立于那日的清朗的蓝天之下,那些残留下来的痕迹在诉说着那个年代。可以看见那时的喧嚣与令人恐惧的狂热,人潮川涌进进出出,它或许也曾是这小小乡村的中心,不知弄起多少风雨,身后的天空,烧着火一样的暮色。
        如今也成了快要被遗忘的旧物了,只静静地立在一旁,告诉我们曾经存在过。狂躁的年代终于平静了下来。可终究我们还生活在这个并未过去的时代中。

评论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