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陪母亲去乡间赴一位远亲的喜宴。
        如今乡间也不是想象中的乡间,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元素,不知该如何定位。
        记得儿时去时,有古厝老屋,屋前院子大,还有一方水井和一条石条凳。我们表兄妹三个曾挤在那条石凳上玩游戏机。屋后小小天地花木芬芳。屋里有些暗,但大门一开,投进光来的模样煞是大气。斜瓦的房顶极高,让小小的孩子觉得格外威严,黑漆漆的天顶上只有一小方透亮,尘埃便在这方寸的光间飞舞,能让一个孩子盯着看很久很久。
        房间之间皆有门槛,小时候好的是坐在门槛上背靠着石墩看一条窄窄过道相隔的厨房里母亲和她母家的姑姑姨姨们忙来忙去。过道里支张小桌,不停地有新炸好的海蛎饼、虾酥蛎酥炸鱼、滑肉汤海蛎汤被端出来。
        大厅的正墙后隐着一道弯弯的木楼梯。和二楼的地板一样都是可以踩得嘭嘭响的木头质感。二楼以前少去,如今印象竟至于模糊,只记得几张有架子的大床,和梳妆台上的一瓶塑料管叠成的幸运星。
        一起去的哥哥们总会拖着我去不远的小卖部。小卖部里总能有各种新鲜的零食,年节时还有各种没见过的烟花。我们买回去就在院里放,热热闹闹的,哥哥们总拿没点着的爆竹吓我。小时候胆儿小,吓得扒着老屋的大门直嚎放我进去。可最后还是忍不住留下了,跟着哥哥们一起用点着滴滴金在夜色里画着图案。
        乡间多是土路,有时会有石板路。有的老厝院墙是长着青苔的石头垒起来的,表面磨得斑斑驳驳。
        现如今到乡间去,找不回一点当年的印象。 看起来更接近城乡结合部,而不是乡村。路上还弥漫着从前有过的天然肥料的气味,可是找不见成片绿油油的田野了。只剩下小小的菜圃,出现在水泥路旁林立的外观高大的别墅门前,它们配色奇怪,元素混杂。小时候来也是有的,只是那时浑然不觉竟有这么多。有的只是起着,越高越好,会不会太空,有没有人住,这都不是起屋人在意的问题。他们只是起着。
        这样的变化发展是很矛盾的,一些东西想要跟着城市跑,可一些东西却远远没有跟上。有些变化是城市发展的必然,也许它只是还在路上罢了,会变得越来越完备。可是惦念的一分淳朴竟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走了一圈,回到办喜宴的会场去。屋后有些空,建了篮球场,但此刻因为喜宴的缘故停满了车。傍晚时分在屋后坐着看冬日里有些模糊的暮色,最是合心意的,是晚风。

评论
热度 ( 4 )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