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致远行人

       你要离开,于是邀我们出来走走。你的几个哥们儿,我和我的好姑娘。我本是出不来的,但因着你要走了,磨了半天嘴皮子才得以出门;我本也是不能留下来与大家一起吃饭的,但因着你要走了,我战战兢兢给家里打了电话,方留了下来。

       知道你要走的消息的那天,是政史地期末考前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你大概是想等所有考试都考完再告诉我们,可最后还是被我们从你同桌嘴里挖出来了。你哥们儿说你老早就决定要出国念书,我们几个姑娘凑在一起掰手指,那岂不是你自上高中起就知道自己终有一天要走?而你一直一直瞒着我们,瞒得我们知道消息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那时脑子里有什么了。你对未来的坚定,对自己规划的整齐,要走的坚决,我们料到了,也没料到。

       全世界都大言不惭地管自己叫爸爸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独树一帜地自称父亲。

       于是,我们说,全世界可以有很多个爸爸,但是咱们的父亲只有一个。

       你一直就是这样独一无二,对我们大家来说。

       我们都以为你会像我们学校最优秀的那些学生一样,每次考试名列前茅,高三时拿到庄重文庄采芳奖学金,高考如常发挥考入一所理想的高校,一直做我们的骄傲。

       可是你没有。

       你要去英国念书,在短暂的一年的相处之后就要离开我们,相隔广阔的大陆与海洋几万几万里。而我们知道,也一直一直相信,不管你到哪儿去,你都有更好的自己要去超越,有更高的理想要去触碰,有更广阔的天空,等你去飞翔。

       去看宇宙浩瀚无边星辰万千,去一片更大的天地,挺拔、坚定、顶天立地地生长。

       而你依然会是我们的骄傲。一直一直。

       我们要怎么去表达我们的不舍呢,大概是晓得了离别时无语凝噎是什么感觉了,所有的矫情句子我们没法儿向你说出来,那些小家子气的难过不舍,不是该对你说的话。

       纵然网络时代交流联络是非常方便的事,故而会冲淡很多离别的氛围,但我们知道你要走的那天,回家一路上垂着头,半天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么你呢?你会舍不得大家吗?你一次又一次叫大家一起出来走走,是想要再和大家聚一聚吗?

       我们猜不出的。这当然了,一贯如此。我们敬你,但读不懂你。

       可能是因为你太优秀,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和你的思路不在一条线上,也不敢拿我们的猜测去往你身上套。你像一潭很深的水,我们只能看到你的沉静、稳重、平和、乐观,却没法儿看到最深的地方。

       我们很多人可能都设想过一起走完三年,成为至交,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集体责任感非常强,大家感情都很好的班级里。

       但你要走了。

       以后谁再次次考年段前三,让全班为此得瑟一把呢?

       以后谁再教我们做题,全科都能教,从来不会不耐烦我们拿着题骚扰你,一遍一遍细细讲到我们理解呢?

       以后谁再每天站在车站等车,看到我们走过来就会笑着打招呼呢?

       以后谁再每天给我们投喂零食,元旦联欢给全班卖三大箱吃的呢?

       以后谁再在我们生日的时候暗搓搓往我们抽屉塞零食,还写上很数学的署名呢?

       以后谁再在我们为班级事务焦头烂额的时候关切一句“怎么啦?要帮忙吗?”呢?

       不会再有了。

       因为我们都知道,咱们的父亲只有一个。

      你要走了,于是邀我们出来走走。去一个前阵子刚整修完新开放的公园。公园修得面目全非,又太小,十分钟能打两个来回,我还傻颠颠地拎了单反。于是我们嘻嘻闹闹地说去别的地方吧。

       你问我中午和大家一起吃午饭吗?我说不能的,我得回家。

       你指着我姑娘说:“你跟你妈妈说,生物学霸在这里,你要跟着她学习生物知识。”然后你指着自己说:“跟你妈妈说,段一也在这里,一起学习。”

       我哗哗哗地笑啊,我是知道你一直说话冷幽默的,但不晓得你教我这样说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我妈妈才不会信呐,我是我们几个里面唯一一个高二要读文的人。

       我的姑娘说:“留下吧,父亲过几天就走了。”

       我感觉被戳了一刀,心里突然难过起来。你一直开开心心的,就像平常那样,我们走在一起也说说笑笑的,就像平常那样,所以我都忘了你要走。

       唉。

       我们一起转N班公交,走很长的路,来来回回也走冤枉路。你替我付了买水的零钱。一起坐在江心公园的长椅上,男孩儿们坐一边,女孩儿们坐一边,中间隔着一个柱子,身后江声浩荡,清风和畅,我们聊天,笑,然后拍拍身上的灰,说,往前走吧。

       你和你哥们儿们走得快,我和我姑娘总是走在后头。你总会停下来等等我们,等我们跟上你的脚印了,再转头继续走。

       那么,在人生的路上,你也会等我们吗?等我们大家,重逢。

       我甚至忘了问你是什么时候的飞机,什么时候离开,因为我几乎都要忘记你要走。而今天,大概是你走之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最后的印象深刻的画面是你一只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在菜单上勾勾画画,然后冲着电话那头的你哥们儿喊:“林郭熙,你到哪儿了?你快点儿!”

       那样子很像你以前一手扯着草稿纸,一手飞快地写下一排ABCD。

       然后你嗖地站起来:“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个逗逼居然挂我电话!”

       再后来我们吃饭,聊天,听你教我们打石山水,你那个总是一脸苦逼笑容的哥们儿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他说:“我说话没人听得懂,我好尴尬。”

       你说:“你说什么话,说这么快,谁听得懂啊?你知道你说话啥速度吗?雅思听力!”
       
        “那怎么会快?”

        “×1.5!”
 
        “……好。”

       你们俩说话呀互动呀总是打打闹闹,你总是嫌弃他,他在你面前不服输却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最迷弟的一面。他最早知道你要走,替你瞒了我们整整一年。我们总觉得,你们俩这样的友情,真是不易的。

       然后我们就告别了,回家了,简简单单,就像每天放学。

       煽情的话多说无益,我所能做的,便只有感谢你一年来的父亲式教诲与父亲式关爱。还有便是,期待重逢。

       山中相送客,日暮掩柴扉。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那么,我们便在此别过,将最好的祝福送给你,远行的你。但愿你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评论
热度 ( 3 )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