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喜欢

最喜欢山,葱郁蔚然的山,峻峭险拔的山,一路绵延起伏,我能看见你道道山脊延伸的线条和丛丛密密笔直地挺拔地生长的树木。

喜欢云无心以出岫,远山如黛而连绵,一层一层淡下去,隐入天色,仿佛水墨又如同梦境。山海即是山与云。

喜欢如水的快要暗下来的天色,满天满世界都是水一样的蓝,只有屋子里院子里一盏灯光是橘黄色。有人盘腿坐在门前台阶上,一树花无声绽放。

喜欢阳光灿烂的好天气,又暖又绵,最好和上潺潺流水声,微微远山景,我躺在摇晃的树影下边昏昏欲睡。

喜欢有点阴的秋天午后,三四点钟的光景,天还未开始暗下去,起了凉风,芦苇翻滚,四周是落叶和树干的颜色。

喜欢艰难冷冬之后的春日,盼着阳光暖起来,世间绿起来。窗帘窗台外一枝花摇曳着,好像在发光。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喜欢吹面不寒杨柳风,柔和地撩动窗帘,带进阳光,女孩儿们的头发和裙摆在金色的阳光与树影里温柔地飞起来。

喜欢秋日瑟瑟,层林尽染,树枝盘虬蜿蜒之后一座山间古亭,顶上落满秋叶。

喜欢走在访客不多的老街区,头顶是古木,地上是落叶,空气里是红烧鲳鱼的味道。

喜欢窝在老房子里听雨声,室内灯还明晃晃地亮着,窗外大雨如注,庭前雨水滴答落下,雨幕外是院子里花木满满。

喜欢扎着长长辫子的姑娘偏着头、眯着眼睛笑。

喜欢姑娘穿着高跟鞋依然健步如飞,跳起舞来铮铮有声。旋转时扬起的红色的大裙摆像一朵盛开的花,又像一丛燃烧的火焰。

喜欢大波浪卷儿的姑娘,满是风情却自然不做作的眉眼。

喜欢握着相机的手,和相机后面的面容。

喜欢梳得一丝不苟的丸子头,露出饱满的额头,细细的眉眼间却可以召唤疾风骤雨。

喜欢公交车上的风吹动被夕阳照得金黄的短发。

喜欢梳得高而干练的马尾辫后面,不引人注意的深蓝色皮筋儿和随着行进的步伐而摇晃的小小的金属樱桃装饰。

喜欢倒大袖旗袍,小扫把刘海儿,挽一个髻,鬓边一朵盛开的花。旧时园林,阳光深深。

喜欢衬衫领子角上别着的一个小小的金属装饰。

喜欢一条短短的链子,坠子是金属的鹿角或者花或者树枝,就恰恰好压在深色的衬衫领口下。

喜欢柔软的毛衣和长裙,喜欢金属的眼镜与棕色的皮质小包。也喜欢荔枝红的夏日裙摆和墨镜,带卷儿的短发随风飞扬。

喜欢有点年份的旧本子,好看的钢笔字填得满满的,翻阅时带着陈年纸的脆响,泛黄的纸上不知道是枫糖渍还是咖啡渍,还有一股墨迹的香气。

喜欢木杆的笔、满架的书、成捆的信札、旧照片和植物标本。

喜欢一局下了一半的棋,喜欢沏好还温的茶。

喜欢有所隐藏有所掩映的壮美建筑,精致的飞檐从茂密绿树中亮出来,一树腊梅后是高高的红墙,红砖与浮雕上也倒映着斑驳的光影。

喜欢一室的植物葱茏静默,晴好雨好,淡妆浓抹总相宜。

喜欢早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鲜活满溢的生气。

喜欢一捧热热的栗子、刚出炉的光饼葱饼虾干肉饼、刚刚泡好的卡布奇诺面儿上一层厚厚的奶泡还有橘皮拿铁溢出来的橘子清香。

喜欢浇了意式浓缩的香草牛奶冰淇淋里面挖出厚厚一坨鲜而不腻的奶油、大颗芒果、惊喜的坚果、还有说什么都天下第一的芒果干、苹果干、猕猴桃儿干和火龙果干。

喜欢大冬天喝下一口棉花糖热巧,五脏六腑浑身脉络接二连三地暖起来,我好像被绵密的云朵包围,还有一股子甜丝丝的味道。

喜欢温热的奶茶,茶香奶味都要浓厚,都得是主角,小芋圆煮得软糯,芋头要粉烂却不能失掉嚼头,珍珠有股红糖香味儿包裹在云朵也似的蛋糕酱里,布丁带着焦糖和鸡蛋的甜香又滑又嫩,百搭的椰果配上什么都能翻出花来,燕麦醇和,红豆绵密,厚厚的奶盖带着咸香,一口进去还有奥利奥的碎粒。

喜欢熬得细腻的,还咕嘟冒泡儿的粥。

喜欢热腾腾的、汤头鲜美得令人巴不得吞下舌头去的劲道面条。

喜欢红油火锅涮毛肚,鸭肠酥肉豆芽腐竹海带豆泡儿炸豆皮儿,涕泗横流算得了什么。

喜欢冰糖葫芦,绿豆糕,蛋黄酥,焦糖鸡蛋布丁,刚出炉的古早味蛋糕和热乎的肉粽。白粽蘸白糖的乐趣又有几人知呢。

喜欢夏天一杯冒着汗的柠檬茶、入口似白雪的冰淇淋,牛奶加薄荷,菠萝配柳橙,抹茶就是抹茶才不要和红豆一起作怪。

喜欢他人言语里的生活、镜头下的故事、小心翼翼藏在剪贴簿老相册里的记忆。

喜欢把酒临风,喜欢仗剑天涯,喜欢长风吟剑少年游。也喜欢阳光透进碧纱橱,赌书泼茶,竹影在墙上晃荡。

喜欢坚毅的眉眼与不可摧毁的精神,也喜欢自在热情的高歌,明媚动人的笑颜。

喜欢满腹经纶却内敛锋芒的君子谦谦,也喜欢恰当时机振臂高呼的振聋发聩,那是吾曹不出如苍生何的气魄。

喜欢浩瀚宇宙,灿烂群星,开拓的勇气,传承的精神,对未知的渴望,向未来前进的脚步,并肩的坚守与默契,美丽而复杂的心灵,温柔但坚定的远眺,伟大而渺小的灵魂。记得阿柴写过一句话:“……穿过千万光年而来的星光,在到达之前已陨灭,但光芒依旧。” 

喜欢的东西太多了,挂一漏万,怎么说得完呢。

评论
热度 ( 1 )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