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做了一个梦,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

梦见校庆那天,我脖子上提溜着相机陪待会儿要表演的龚龚穿过12楼长长的走廊;贤钧站在团委办公室门口正拿着对讲机说着什么,办公室里卓超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飞快地敲着键盘;踩着皮鞋的肖惠急急忙忙地冲进来找人;电梯间的门打开,哲学按着手机脚步匆匆地走出来……


突然就很想大家。

2017-11-14

Wish List+1:去看一场林俊杰的演唱会

因为一首《我怀念的》live重新做回林俊杰的歌迷小朋友
他真的是可虐可甜꜀(。௰。 ꜆)꜄

2017-11-11

那是我所见过的 最像Harold Finch的人吧

2017-10-10

你说过你要走了,你下定决心绝不回头了,你刚刚和自己说绝对不会再插手绝对不会再听再看了。可是你看到曾拥有你所见过最美好的笑容的他们此刻又颓又沮丧,在你面前卸下所有向外的防备,毫无保留地说那些让他们伤痕累累的事。于是你又停下了,你还是忍不住抬手轻轻揉揉他们的脑袋说:“没关系了,我在了,我来吧。”
你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你不忍心看到你的那些理想主义的充满憧憬和热情的少年们被那些本不该由他们承担的不堪的事情击垮。你还是想看他们笑,你宁可这一切都由自己来面对来承担也不愿看到他们疲惫又沮丧又难过的样子。
友人说:“你不要再管这些事了,他们自己能解决好的。”可是你又怎么放得下心呢?你才走开这么一会儿他们就被重压...

2017-09-21

折杨柳

—折杨柳—

暑假刊昨天送印了。在我的电脑对着PDF卡机无数次,为洋与他出bug的PS和老是不更新置入文件的ID捉对厮杀n回合之后,暑假刊PDF终于送印了。而我的主编工作,也随着它的送印落下帷幕。下次再见面,就是十一月份的校庆特刊了。

本以为退休时要说的话在暑假刊的主编寄语就能说完,再不济校庆刊卷末也能补之一二,然而东扯西扯了半天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字数就蹭蹭蹭往上爆。一提起三叶虫就觉得自己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不受控制地溢出来,不加选择不假思索,巴不得什么都说。

回想起来这一年,我的计日概念几乎是和三叶虫牢牢扣在一起的:要出新刊了、要见到小朋友们啦、今天是文编截稿、审稿完成、美编截稿、该出PDF...

2017-08-30

     昨天下午和我们小仙男去学校翻过刊找资料。下午去的时候办公室就我们俩,他和他那个无比好看的好兄弟聊QQ,对方发语音消息,小仙男就开了声音不太大的公放。

      虽然很早就听过这个好看的小朋友讲话,但是,当他的声音穿过沙沙的电流,在闷热午后的安静办公室里响起来,云层闷厚地堆叠,外面的云影明灭正巧在教学楼上游走的时候。

      啊,啊,啊,什么叫人形自走低音炮!啊!啊!啊!

   ...

2017-08-09

突然想起很多和朋友交往中的小事。

想到昨天下午去团委找资料,因为早晨补课中午在外面写作业所以我杂七杂八的东西带得多,又是移动硬盘又是伞又是手提纸袋的还兼走的时候要掏钥匙锁门。我又是一个经常蒙圈的人,所以我就开始忘事儿落东西。直到我背上包拿着伞把团委门锁好,然后我的小仙男把我的纸袋递给我的那一刻我都忘了我还带了一个袋子。但是他真的超细心一路帮我记着带着,等到我手空了闲下来了再递给我。包括之后在车站等车,看我掏东西很不方便,他就很自然地接过我手上的东西帮我拿着,等我收拾好了再递给我。

哎。

去年夏天在夏令营里遇到的台湾学弟洪宇轩也是这样。我们刚刚认识都不熟,但是全组只有他会很认真听我说话,冲...

2017-08-09

前天语文课上《项脊轩志》,讲到最后一段很有名的那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俏丽说到即便是经历了人生那么多起起落落,生命中最爱的他的人接二连三地离开,理想破灭穷愁潦倒悲而至伤,可是还可以在感叹与怀念中找到一点希冀。

希冀着能像这棵树一样,时光淘洗不改它长成如此枝繁叶茂、亭亭如盖。

俏丽说,人生中总会有一些人和事,让人在无论多困顿的境况里,都能向死而生。

我当时咯噔一下,心跳漏一拍。

就是在那天中午,我刚刚给我的编辑部、我的新闻部拍了合照。这座湿热闷困的南方城市已经连绵不断地下了大半个月的雨,一度传说要下到七月份,很多在刚入夏的闷热中大喊“需要一个后羿射下太阳”...

2017-06-25

        大概是因为和一些重要的朋友的重要聚会总是少不了夜游三坊七巷,于是有一个特别特别想要拍下来的场景。
        夜景,人像,胸腔以上特写。
        大光圈,背景虚化,我要古街上那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繁华的人间灯火、咖啡馆门前打着柔和射灯光线的大树、南方城市清朗的夜色与月光全都成为慢慢模糊的背景。
      ...

2017-06-18

       昨晚和老大聊天的时候忽然想起来的一个镜头,连同一些相关的小事一同记在这里:

       我部小仙男的好机油是一个和我们小仙男一样好看的男孩子。但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风格的好看。他面庞棱角更分明,侧颜有如雕塑,线条却还显得柔和,清朗俊秀,形容倒是真的酷似青年演员秦俊杰,眉眼英气刚毅里还带着少年的柔软,庄肃坚硬如巉岩坚石却没有经历太多风雨年岁而留下的沧桑,眼睛里若非含着带点少年人的昂扬和玩世不恭,又分明满是情意的笑,就是专注又执拗的明亮。是了,...

2017-06-18
1 / 3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