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那我们夏天见。

2018-04-19

“这位先生,您的对话框都已经沉到几屏之下了,您真的不打算捞一下自己吗?”

2018-04-19

“被抛弃的黄昏是什么感觉,我太明白了。”

2018-03-08

“你知道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合群。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太知道了。你当然想过,也许自己只能适应人数小等于二的交流与相处,但你想了想,记起你和过去的一位朋友,生活轨迹逐渐分开之后你们就少了联系,你不太会维系一段关系,不太会主动联系。曾经多亲密,可你居然在心里一点一点疏远了对方。可见你不过就是一个冷酷自私任性还寡情虚伪的家伙。
世上好人很多,可是彼此合拍的却很难找。不触及原则底线的相处方式差异都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只是,不合适。
也许其他人都没有在意这种不合适,可是龟毛如你偏偏就很介意——它没有让任何人感觉不舒服,可就只有你适应不来。你斤斤计较,你幼稚无比,你没有办法在相处得并不舒服的一段关系中待下去...

2018-03-08

“每每这样的时刻,你总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放映幻灯片一样地去回想那些曾让你无比快乐的时刻,努力找寻它们的共通之处,想以此类推地为自己找回快乐的机会。
可一遍一遍,得出的结论总是,它们不可重来,也不能试图复制。
美好、耀眼而且残忍。
可你总是疯狂地想念那些时刻。
它们是你逃离苦闷与逼仄的绳索,即便它们再也不会重新降临在你身上。
你一遍一遍质问自己,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快乐对你来说变成了一件这么难的事?
你不明白,甚至你想要的都不是物质上的什么东西,那些最令你无法忘怀的快乐,其实在他人眼中也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可是快乐怎么偏偏就这么难呢?但或许这才是困难所在,其实你都知道。”

2018-03-08

“你坐上了车,晚高峰前的那一辆78路,阴雨的黄昏把一切都染成灰色,而霓虹还没亮起来。城市匆忙地从你的窗外掠过,车厢空空的却也不太空。你坐在车厢的角落里,耳机里放着《美妙生活》,努力地,努力地想要开心起来。”

2018-03-08

“凭什么?”她哭哑了嗓子,狠狠地抬头,像把匕首一样地冷笑,“神说,拿走你要的,并为它付出代价。可有些人轻而易举拿走所有他们想要的,却不需要为之付出任何代价。他们得到的回报永远几倍多于他们所投入的。他们比我活得快乐。是啊,他们也许真的更聪明。”

2018-02-03

“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四散的飞鸟。”

2018-02-02

“微信朋友圈用久了,会产生错觉。只能看到共同好友点赞评论的模式下,你有时几乎都要以为你也是唯一一个会给对方点赞的人。但你终要在某一瞬间或者某一契机之后突然清醒,你并非对方朋友圈里唯一的能看明白那些字句的人;你自以为的投契与了解,也不过是对方因为一些什么恻隐而让渡出的少许青睐;对方愿意小窗与你分享的那些内容,也许也同样地分享给了其他一些人;对方那些含蓄的隐晦的简短的言语之后,也许是你所不曾参与的过去,是‘懂的人会懂’的一道结界,而你毫无意外地站在这结界的外面。
你好奇困惑了那么久,兜兜转转,自闭心门,而今你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那样一个人,可是最终还是要从自我欺骗麻痹的幻觉中醒过来:你们相待彼此,其实...

2018-01-13

“总是许愿落空抽奖分母运气很差的非酋少女昨晚临睡前还是没忍住许了一个愿:希望明天可以在不尴尬又不慌张的情况下碰到你。

许完愿极度缺觉的少女倒头就睡。反正许愿嘛,空口无凭的,也只是想想而已,反正也从来没有成真过。

友人曾经评价:你碰到对方有什么用吗?反正你永远都是反应神速撒丫子就跑,我拉都拉不住你。

是真的。一物降一物是有道理的。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碰到什么的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转身拔腿就跑,身体反应永远先于大脑。

所以当这一天的课结束,她很没有偶像包袱地背着被书填充得仿佛炸药包的书包弯腰把装满卷子的看起来像个五十斤重的孩子的文件夹塞进储物柜,却突然被旁边的上一秒还在高谈阔论的好友一把拽住肩...

2018-01-13
1 / 4

© 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