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_五月底为了一期古着特别策划去拜访了匿流。

是午后的一场拜访。铺子大小刚好,堆满细碎的小物件和缤纷色彩,还有在沉睡的时间。所有东西被精心收拾,擦得干干净净,摆在看得见的平面上。爬满爬墙虎的蓝色店面独立在夏天午后闷闷的阳光里,推门进去感觉一下子会被收藏的满足感包围,舒适、奇特、永恒,仿佛童话里森林动物住的小窝,柜台后面的漂亮小姐姐就是头戴折边软帽、会做果酱塔的魔法师。

我和阿瓷悄悄去,没有和做采访的小朋友同一拨。我们俩在并不很大的店里大抵磨蹭了有一个多小时舍不得走。

阿瓷在特价区翻到一枚耳夹,不成对了,坠子是一只金色的舞鞋。

我们找到P9上图那好厚的一本当年的时尚杂志 ,男装女...

_部聚与火锅

_老干部们与小朋友们第一次见面就能聊得很投契,一个梗你抛我接笑个不停,大概也是一个部门的默契吧。

文颖会捞上来一大堆菜之后转头问旁边的紫越要吃哪个,

瑾瑾zang玮航还是一言不合就在饭桌上默契开车伸出一根颤抖着的食指指着对方作吃惊状“是我想的那个吗?”“是你想的那个吗?”的三个人,

月亮的毛肚总是长脚离开她的筷子然后在锅里翻滚到发硬之后迎来zang的质问“谁的!谁的毛肚!”

天天举着筷子“我要吃肉肉!我要吃鱼鱼!”

玮航的忧伤是“刚刚那盘肉我一块都没吃到就没了。”

吃完一轮我问大家饱了吗,看到阿壳渴望的眼神的那一刻,我投降:“再点!”

秋露负责温婉动人和吃吃吃,是...

_把昨天美貌的冰淇淋们都存一下

   瑾瑾喊月亮,说你别动。月亮吓一跳,拿着勺子的手僵在半空中。瑾瑾二话没说面不改色伸长手臂在月亮的冰淇淋杯里挖了一勺蓝莓吃。

   月亮:?????

   我们小仙男天天的“心花怒放”都吃完了,我和阿壳和zang还在可怜兮兮地等着我们的“心花怒放”。

   然后它被那个戴眼镜的呆萌服务生小哥手一抖头朝下扣在了桌子上

   然后小哥经历了扎心三问:“是你吗?”“怎么办?”“你是不是要被扣钱了啊?”...


_少年的手

_我想这大抵是骨节分明修长温柔如春风的手,也是足以举剑斩春风的手了

_地球仪厅

_长廊

_她那时说这叫她想起小王子的那朵玫瑰。

_夏天降落在青青草地

_不妨做夏日里的一行诗

喧嚣在走廊外远去

午后闷热和窗外的枝叶摇晃


_觉得很像是 有阳光的夏天的午后打盹时的梦中场景。寂静,闷热,模糊,光影闪动,忽远忽近。


1 / 6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