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_五月份初生夏天的绿

 那天是小满啊,浮云悠悠,夏日意浓。万物丰茂,小得盈满。

_小叶橄仁

  它的绿是春末夏初的滋味

_四月底的阳光、榕树和学校的空中走廊,有着莫名叫我想起九寨沟的配色。

_学校里的晚樱
_五图

_花开的那天远远地瞄到还以为是桃,晚上看到舟舟发的微博,第二天又跑过去细看才晓得不是。
    四月的阳光,四月的天空,四月这通透的粉和晃眼的绿呀。

_绿净春深好染衣


_风吹新绿草牙坼


_“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我还是格外钟爱古人折梅相送的意趣。

我亦想寄你一枝梅,夹在泛黄的旧信纸里,你打开时纸张哗哗作响,梅香和着墨香一起飘出来。

也想夹在一本书里寄给你,任凭你何时打开,任凭你是在炉火边还是在春风里,只是想叫你不经意间翻到一朵早春的惦念。

可这梅开得多好,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狠下心去折它了。


_突然想起子瞻妙句:“笑时犹带岭梅香。”

_依然是去年的旧片。相怀梅园的美人梅。不晓得怎么调色,只是有点沉迷在花影的摇动里了。这时节,今年的美人梅大约也要开了吧。


_一不留神,三月了,春风什么时候来呢?


_千寻翠岭,一枝芳艳,迢递寄归人。


_相怀梅园的美人梅。今年大约是没有时间再往山里去了,便翻出去年三月间的旧片发一发吧。

   古人若要寄这样的一枝或一朵梅给故人,那也实在是一种迷人的雅趣和深切的情意了。


  写梅花的诗大多极清,带着几分月光寒霜朔风的意味。但去年春日里在梅园看到的几树美人梅却实在是娇艳动人。美人梅花盛大,但不招摇,甜美中有清韵。花期要比凌寒开的红梅晚一个月左右,就是趁着春风开起来的。

  花开得明媚却不张扬,一树望去是非常温暖的色调,以至于我一想起那美人梅...

—2016.7于九寨沟

1 / 2

© Alice_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