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sil

Where my treasure is, there my heart will be also.

自留地。

昨晚梦见我爱上一个人。

好像是在旅途中相识,言语脾性都极为投契,中间经历了什么已经被模糊的梦略去,只记得我们并排坐在某处,桌面上散着书、手机和耳机,他试探地轻轻捉住我的指尖,而我没有躲。没有人说出问句,但是答案已经了然。我甚至不能在梦中记清他的样貌,却已经知道这是我的恋人。

后来场景换到某个城市某个街头某间小店,钢筋的建筑上嵌着黄色绿色的斑驳的木头窗框,店门口被鲜花和干花包围,店里架子和墙壁上堆满颜色温暖的精致物件,木质的皮革的牛皮纸的,灯光也是暖黄色的。我推门探出去问,你不进来吗?他说我在外面拍几张。我自顾自优游在店里,心心念念地想要买下随便什么东西,作为一场奇遇的见证。我甚至没有回头找...

2019-10-27



开了个子博用来存档一些脑洞和产出。


照片/写字/其他类型的小文字还是会放在这个主博里,而为避免cp属性和兴趣圈之类不同打扰或者雷到首页,有些东西就走子博吧。


不用特意去找子博号,有缘的话也许总会发现的吧(笑)。

2019-09-23

“李白是纵横开阖几千年,天地万物浩荡自远古来,悲是如天体运行的宇宙伦常。”

(马雁《日记选》2010·9·23)


“但我们今天说到李白,仍不同于其他诗人,在我看来,这大约是因为李白其实是一个对世界有着冷酷见解的人。在他的诗里,纵横开阖几千年,若不是非常寂寞非常绝望的一个人,是不会作这样想象的。是一个人在人群中的寂寞。他修仙学道满腔抱负,对繁华世界充满向往和溺爱,只是这种爱总是不贴近,像是个从来没有人间经验的人一般,单是美好和绝望。人间很复杂,他不太明白,但是向往和书写。在李白那里,概念不多,就是天地人的基本词汇,所以人们赞他好大气度。可是和杜甫相比呢,他的悲...

2019-03-02

“他的诗一旦脱离了经验,留下的将仅仅是空虚的节奏……这里面充斥了太多的生活,使人无法脱身,也使作者无法自拔。这是他最大的危险。也许穷其一生,他都将在自我的经验里挖掘,这将是他的生活成为一种灾难:每一事物都在寻求被书写的可能性,生活本身成了一具空壳,或者说成了精美的木乃伊。这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但也未必不坏,他失去自我了”

(马雁《日记选》2010·6·23)

2019-03-02
1 / 22

© Narsil | Powered by LOFTER